Key Word of “Endless SHOCK”
~commented by Domoto Koichi~

Off Broadway
「有以大型劇院為目標,拼命努力的演員;也有因為喜歡Off-Broadway(外百老匯)的感覺,所以在那裡演戲的演員。總之,給人的印象就是,聚集了一群認為能站在舞台上是件幸福的事情的人。以前我也曾看過Off-Broadway(外百老匯)的舞台劇,真的是相當熱烈且有趣。」
【註】Off Broadway就是指不在紐約的劇院區上演的舞台劇,通常叫具有實驗性質,為非主流舞台劇,因此稱為外百老匯秀。

休息室
「在『Endless SHOCK』的公演期間,我在帝國劇場的休息室,由於總共要表演兩個多月,所以完全是住在那裡的狀態(笑)。反而覺得回家很麻煩,甚至會想,如果可以住的話,帝劇願不願意讓我暫時住在這裡呢(笑)。雖然在休息室裡放了必要的用品,但放的東西還有擺的位置,從第二次的『SHOCK』開始,就沒有變過,總覺得不想改變,或許這就是我對『SHOCK』稍稍種下的魔咒也不一定呢。」
(王子...我可以幫帝劇回答你...答案是不可以...= ="...你如果住在裡面...大概會有一堆人在外面打地舖吧...@__@")

對手
「故事中,我想Koichi並沒有把任何人視作對手,就算Koichi心底知道Toma把自己當作對手,但站在劇團的立場,大家都必須要一起成長下去,想要比任何人都要來得優秀,這樣的想法似乎有點不對,我想這才是Koichi所想的吧。Koichi覺得就算自己不是最頂尖的也沒關係,象徵著這個想法的場景,就是最後的一場秀。Koichi將那場秀的開場交給了Naoki,對Koichi而言,在公園和Naoki邂逅的那一幕中,他最先想到的是,如果和這個人合作的話,應該會作出有趣的東西吧。他所考慮的是如何完成一個好的作品,所以儘管那可能是自己的最後一場表演,他也不會想用開場來增添光彩。跟Koichi一樣,我也沒有把誰當作我的對手,自己就是自己,就算和別人比較也沒有用,只是,如果硬要我舉出一個我當成對手的人,那大概就是『Endless SHOCK』裡的Koichi吧。因為如果我輸給了Koichi,我想我就無法扮演好Koichi了吧。」

忌妒
「我沒有忌妒過。只是會羨幕擁有自己所沒有的東西的人而已,這和忌妒是不太一樣的。與其去忌妒別人,倒不如將自己能作的事情作到最好,我想這比較重要。舉例來說,當我欣賞過許多不同的舞台劇之後,真的學到了很多東西,但我並不是就這樣去模仿他們,而是試著用自己的方法去吸收。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是有限的,所以,與其和別人比較,倒不如去思考自己到底該怎麼作,這樣不是比較有意義嗎。」
(哈...忌妒跟羨慕的界線到底在哪裡??不過呢.....再怎麼羨慕或忌妒...都無法改變自己就是自己的事實吧...所以...倒不如...發揮自己的特質...畢竟...或許也有人偷偷地在羨慕著自己也不一定啊...^____^)

成功
「什麼才是成功,這無法一概論定,所以,雖然這樣的說法很模糊,但我想就是『Endless SHOCK』的再次公演吧。我把這當作是對這個舞台劇的評價之一,但這到底算不算成功,那就另當別論了。」

滾樓梯
「很痛(笑)。不過,雖然周圍的人都很擔心,但因為那是自己提議的,再加上身體已經習慣了,所以我自己是一點都不覺得可怕。畢竟是長時間的公演,由於撞到什麼東西,或是疲勞的累積,身體很多地方當然都會感到疼痛,但因為滾樓梯而感到疼痛的情況卻是一次也沒有過。總之,就是盡量帶著緊張感去作就是了。」
(我真的很想扁你......拜託你好好照顧自己好不好!!這根本就是等比級數嘛!!因為有更痛更辛苦的事情在...所以滾樓梯就不會痛...但這不代表真的不會痛啊啊啊...>____<)

殺陣
「比起滾樓梯,身穿盔甲的殺陣,還比較辛苦一點(笑)。表面看起來很聳動的滾樓梯,跟在演到那裡之前的殺陣相比,那辛苦的程度根本就無法比較。而且,現在的殺陣已經不只是表演的一部分,而是成為『Endless SHOCK』中很重要的元素。所以,儘管是演了無數次的舞台劇,每次都還是一定會從基礎開始排練起,這麼作也是為了要製造氣氛,殺陣最重要的就是和對手的呼吸,斗真是過來人了,所以我完全不擔心他會做不到。即使如此,還是必須要完全熟練才行。再加上,這個場景確實是表演的一部分,不僅如此,在越過這點之後存在著什麼,我們的目標是要在舞台上放出讓看的人會突然一驚的東西。那需要大量的精力,只是表演殺陣的話是無法表現出來的,就像劇中劇裡,雙方武士的對立一樣,Koichi和Toma實際上也是相互對立的,我一邊飾演,一邊希望連兩人的內心都能表現出來,殺陣本身是很深奧的,而那樣的場景也同樣意義深遠。」

劇團
「我常常都覺得,當我在表演『Endless SHOCK』的時候,我真的有很喜歡大家的感覺呢。而有這種感覺的時刻,就是大家都向同一個方向前進的時刻,同時也是,每一個工作人員以及演員值得尊敬的時刻。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該辦演的角色,但超越這點,因為某個事件的發生使得劇團能夠完成一個舞台劇,我一直覺得這是相當難能可貴。所以,當我能看到這點時,我真的感到相當的幸福。所有和這舞台相關的人大家一起努力,我感覺很開心,也讓我喜歡上了『Endless SHOCK』。而同樣的,前來觀賞的人對『Endless SHOCK』的支持,也是讓我很開心的地方。」
(你開心就好啦...^____^)

Show must go on
「不可思議的是,就算作了這麼多場的公演,正式演出中也從來沒有暫停的情況發生過,所謂的舞台劇,一定都會有落幕的時後,但幸運的是,在『Endless SHOCK』的狀況中,沒有這回事。在劇中,如果在講「Show must go on」這句台時的時候,降下幕簾,這部作品就會變得一點說服力也沒有了(笑),關於這點,我真的很感謝身邊的所有人。老實說,常常都會發生意外,但不管什麼時候,大家都處理的很好,能夠做到這點,我想也是因為整個劇團有一體感的關係。總之,在觀眾沒有注意到的地方,「Show must go on」的精神,正確實地發揮著喲。」

莎士比亞
「很深奧。就像是整個故事的原點的感覺。在『Endless SHOCK』中,莎士比亞的著作連接著各個角色,雖說是作為說明角色的心情之用,但也是因為很適合這麼作的緣故。雖然常常被問到,不會想用話劇的方式詮釋莎士比亞的作品嗎?但以現在的時機來說,我只能說我沒有想做也沒有不想做。只是,雖然現在沒有演,但以前我演過『理查三世』,那時候,感覺真的很棒。演個徹底的反派,有種奇妙的快感(笑)。不只是『理查三世』,莎士比亞筆下的人物,不管是哪個角色,感覺都很好。『Endless SHOCK』的狀況是,就算只放進了少少的一部分,也能覺得很棒,所以果然還是有它的魅力在。」

打擊樂&和太鼓
「最後的表演的鼓戰中,我所表演的,基本上是和太鼓。那個場景的概念是東洋與西洋的融合。不過,不管是和太鼓還是打擊樂,都和殺陣一樣不是很快就能學會的東西,所以要藉由重複的練習,慢慢地提高程度。這次也加入了和上次不同的技巧,而這個令人掛心的鼓戰,跟殺陣一樣,反正就是不斷地排練。再怎麼說,和我對戰的可是曾在百老匯表演過的石川直先生。我絕不可以隨隨便便的作,雖然排練的我頭腦都要爆炸了,但像是這樣一邊在腦中思考音符一邊打鼓是不可以的,如果不練習到即使不思考也能自然地律動的地步,就無法作出讓觀眾感到驚喜以及感動的表演。我可以說不管殺陣、跳舞、唱歌、或是演戲也都是如此,在這之中,打擊樂以及和太鼓也是我最沒有經驗的東西,即使如此,要和直san一起表演,就必須要有相當的覺悟才行。再加上,老實說,如果沒做到我會很不甘心,所以在能作到之前,我要拼命地練習。至於結果……就請大家好好期待(笑)。」
(這段真的很好看!!哈...只是...王子...你要是不再吃胖一點...我擔心你沒力氣打鼓啊啊...拜託..拜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oily 的頭像
poily

キンキだけの世界

po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ida
  • 這次的殺陣真的比兩年前看的時候
    又更讓人驚艷了~!
    或許有人會說是坐的離舞台的位置更近的關係
    不過這次整體看下來
    可以看到感受到很多很細微的表演
    例如殺陣時Koichi被敵軍砍傷的時候
    可以聽到光一慘烈的哀號聲跟呻吟聲
    連呼吸都可以聽的很清楚
    而跟斗真怒顏相向的時候
    比起前年這次Koichi的憤怒
    更直接更立即的傳遞了過來
    而看到空中飛梯時吃力的擺動滑繩
    太鼓秀時
    咬著牙,跑動到每大小不同材質不同的鼓前
    跳高奮力一擊的表情與動作
    只能說
    帝劇似乎是為了Koichi的SHOCK
    而迎接著每位來看劇的人
    歡迎大家踏進光一跟夥伴們構築出來的世界
    雖然第一幕看到有點快昏迷(拍水我不是故意的>_<)
    可是我還是要說Endless Shock好看
    只是票可以不要那麼難抽好嗎
  • sawatarion
  • 看到瓶子的翻譯很感動,
    而且也說得很對...(吃胖點吧-.-")
    ㄟ...看完一大篇真的是SHOCK,
    感想也不知從何說起,
    該說想說的想知道的都被光一說完了吧,
    總之感謝瓶子百忙中抽空用心的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