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1 

<剛>

關於這次的合作,其實我從很久以前就很希望能和光一一起製作單曲的想法,雖然一直都沒有適當的時機能夠化為行動,但這個想法其實從很早以前就有了,所以這次也就很自然地……以結果而言,最後收錄的歌曲都是由我們兩個人一起創作的歌曲。

    單曲的名字是我取的,原本我想寫的曲名是「Family」,而「ひとつになること」則是後來才湧上心頭的字句。簡單用一句話來解釋的話,這是現今世上的人類都沒有作到的一件事情,你可以說這首情歌裡包含了我想給人們的訊息,也或許可以說是警告,我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寫了這首詞。有人會覺得,所謂的「Family」指的就是「家人」,我覺得這也沒錯,但我所想要強調的是更寬廣的意義,其實就是我一直在說的東西,但不管是上電視或是上雜誌都很容易被剪掉(笑),現代社會受到企業這種組織、或是系統所支配,所以有太多人都沒有了自我。接下來我要說的話會有點嚴肅,「這也沒什麼嘛」由這樣的產品堆砌而成的每一天,消費者逐漸接受並且以金錢購買這樣的產品,這種行為模式其實我並不是很認同。這樣下去的話,我想日本人的創造力或是對事物的感受能力都會逐漸下降吧。接連幾天,我都看到新聞在報導有關於年金、醫療、老年照顧、政治、以及親子等問題,我們這些被稱為「idol」的人,就應該把這些「現實」唱給大家聽吧。就像這次的歌詞中出現了「火星」這個詞彙,不會有人聽到人類要到火星上去時跟你說「你這傢伙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因為其實人類將來可以飛到火星上去。如果是誰都可以唱的情歌,那我想讓別人唱就好了,在日本人的想法裡,所謂的idol就只是擁有高人氣的人,但如果直接翻譯的話,它其實也有神像的意思。不過與其說不能存有幻想,到不如說越是從事這份職業或是在這個立場的人,就越是該活在現實之中,並唱出現實才行。我想在傑尼斯事務所裡,能夠演唱各式不同主題的歌曲的團體應該只有KinKi Kids吧,所以這次寫詞的當下我就決定「那就由我們來唱吧」。以「生命」做為主題,並認真地去詮釋,這就是我們。

當我跟光一一起做音樂的時候,我都只會用口頭敘述的方式跟他說我要的感覺,要是直接用音符跟他說「我想要這樣的感覺」的話,那有可能就會限制住他的靈感,我把這樣會讓他沒辦法發揮出他應有的天份以及感覺。ひとつになること」這個主題,也可以用在這裡喔(笑)。跟光一一起創作的樂趣,或是培養訊息的方式就在於,在創造的過程中去強調彼此之於對方的「意義」,「果然要不是跟這傢伙在一起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氛圍啊」就是這麼簡單。這不是可以用語言去描述的,也不是用算計就可以達到的東西。而是因為雙方都獻出了自己的感性以及感覺,奉獻了全部的自己,像是這種形式的「ひとつになる」,一定可以作出好的作品。雖然光一有時也會很冷漠的說「不不,我才寫不出這種曲子咧(笑)」(笑),但我們兩個人想傳達的訊息,還是由我們兩個去作比較快,我們都會樂器,也會讀譜,也知道那些音樂器材怎麼用,而且從以前到現在,我們彼此都很了解對方,所以與其要讓光一以外的人來說應該要怎麼作,我們到不如來作歌迷想要我們做的事情,我想這才是身為一位藝人該做的事情吧。單曲裡的第二首歌「Tears」是由光一來填詞的歌曲,我先把作好的旋律給了光一,光一田上的歌詞則稍嫌有些沉重,對此我提出了我的看法,但光一堅持「歌詞裡所描述的世界觀不能改變」,經過了彼此的溝通而非妥協之後,「恩,我知道了」我也了解了光一的想法,之後才完成了這首歌。me~地球のいろ」則是由光一作曲,當我聽到的時候,我彷彿可以感受到如同動漫主題曲般閃亮亮的光芒。「Family」是針對大多數的人類而寫下的詞,而「me」這首歌則跟他的曲名一樣,是描述自我本身的歌曲。如果我們都能唱出自己的「顏色」,那這個顏色就會成為地球的顏色,因此不要害怕唱出這個顏色,請停止撒謊,試著唱出這僅此一次的「顏色」以及「光輝」……我寫下了這樣的詞。因為活在地球上的自己做了些什麼,所以這世界也隨之改變。演唱會也是,如果歌迷們都能夠真正快樂地享受那「當下」,這場演唱會一定會變得更加完美。所以,雖然我說的都是跟地球相關的話題,但結論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想來,我們兩個其實很幸運,有很多像是「Love Love してる」等,可以接觸到音樂的機會,也多虧了以往的好歌,所以我們現在才能傳遞自己想說的訊息。……我們所生活的現代社會,到底是正在走向滅亡,亦或依然在進化呢,當我想到這個問題,就不禁感到悲傷。媒體不斷地報導著人們相互爭鬥的消息,因此,雖然在「me」的歌詞中我也放入了「無常的和平」這句話,但我認為絕對不能放棄歌詠和平,我不是一個極端和平主義者,但和平不會是一個「夢」。

日本人雖然能夠實踐夢想,但那只是因為一個笨拙的理由,那就是日本人往往想在現在的這個地方跟必須符合自己期待的地方之間建立一座直接相通的橋,那不僅很花時間,還要付出極大的成本。但其實不用這樣,先將現在的這個地方跟附近的島嶼用橋相連接,一點一滴的累積,這樣做還比較能確實地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或許有人會覺得我說的話很難理解,但這就是我一直以來在說的話,是我希望大家能夠去思考的課題,也是能夠達成「ひとつになる」這個夢想的方法,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去作。覺得這些事情很麻煩的人,如果沒有幾個人願意去創造些什麼的話,這世界大概會變得有點糟吧。以這次的例子而言,我倆能夠創造出的東西就是音樂吧。

所謂的音樂,指的就是音符與快樂的結合吧。在音樂的業界裡,因為組織的關係,總是會涉及到很多人,所以也就衍生出許多的限制,就是因為這樣,身為創作者的大家才不能夠合為一體,但再怎麼說,要唱這些歌的人是我們,而聽的人則是歌迷,這份「牽絆」,應該說這份關係必須要建立在愛與和平的基礎上才行,因此當我覺得這樣做的話,大家都不會快樂的時候,我就會戰鬥,而我也覺得這是應該要爭取的事情。雖然我很幸運地在一個能夠傳遞訊息的環境裡工作,但其實很多時候狀況是完全相反的(笑)。所以這時候就必須戰鬥然後克服它,只要當歌曲推出的時候,對歌迷而言那是個好的結果,我覺得那就夠了。不管是作音樂、畫畫、我的主題都是生命,而我所要傳達的訊息則是愛。關於這點,將來我也絕對不會有所動搖。

 

kouichi-1 

<光一>

這次的單曲,我們想呈現的是中慢板的歌曲風格,因此有很多條件上的限制……例如以和絃樂為主體,並且歌曲的長度必須控制在5分鐘之內等等,我首先從A段開始做起,結果歌曲長度超過了5分鐘,這比較沒關係,但以作曲的立場來看,副歌的部分我希望能讓歌曲的氣氛熱絡一些,這樣一來,要以怎麼樣的旋律來表現「Family」這句歌詞就變得相當重要,因為我知道要是沒處理好的話,雖然唱的是「Family」,但反而會讓人感到很沒趣(笑),這讓我很傷腦筋呢,特別是B段的最後部份的旋律發展,做為接續副歌的旋律到底該怎麼接啊,這裡絕對需要精密的策劃與安排才行。而且我幾乎沒有過先有歌詞才寫曲的經驗,這對我而言真的是困難重重。為了配合旋律,即使只是改歌詞的語尾變化,歌詞的語氣都會因此而有所不同,而且這程度往往超出預期,所以我盡量努力不要改變歌詞,事實上我也真的把歌詞完整的保留下來了,不過當時我真的相當的煩惱。

關於編曲的部分,(擔任總監以及編曲的)吉田健老師原本嘗試想要營造出像「薄荷糖」(第18張單曲)那種感覺的歌曲,但是,最初歌曲完成的時候,我覺得感覺沒有很對,所以就跟吉田健老師一邊討論,一邊把編曲的方向改成現在的方向。

這次的單曲中,我要負責寫兩首曲,跟一首詞,一開始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很直接的覺得「啥!現在這個時候嗎?」說真的,我那時候真的超忙的,不過,實際開始寫之後就發現,其實比我預想的還要順利就是了,而其中最大的辛苦就是要寫詞。雖然我跟工作人員說了很多次「我不會寫詞啦」,但因為歌迷還是迫切地希望我寫……所以最後才會決定以這樣的形式來推出這張單曲,我想了很多很多,想到最後我了解到這是現在的我應該做的事情,能作的事情就該去作。

只是,那時候我的行程真的是大滿檔,所以老實說,我那時候也有想過,如果可以的話,是不是可以往後延一些時間,但是這樣的話,KinKi Kids今年就會變成一張單曲都沒有,不能讓情況變成這樣,所以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就決定……就跟剛才說的一樣,這個時間內能作到的事情,就盡全力去完成它。

KinKi Kids這個團體,從某個層面上來說,一直都秉持著挑戰的精神在運作著,我覺得是個能學到很多新東西的場所。也就是因為一直以來都是如此,所以對於這次兩個人的合作,我其實並沒有像是再次認知到「自己是KinKi Kids的一員」這種特別的感想。就這次的單曲而言,因為我從未有過在先有詞的情況下寫曲,所以對我而言是很好的學習機會。怎麼說呢……如果我在這裡說「我又再次認識到自己是KinKi Kids的一員」的話,當然是很好啦,但其實我真的沒有想得這麼複雜,因為是KinKi所以會怎樣,因為是Solo所以會那樣等等的,當然啦,每個人都不一樣,也有人是會想很多的類型,但如果要用腦筋去算計的話,事情就會變得不自然,以我的狀況而言,當我開始思考「因為是KinKi Kids,所以要這麼作才對」的時候,我就會有種搭錯車的感覺。我覺得不需要為了要表現什麼而特地去找出其中的必然性。

重要的是能不能讓自己腦中所想的東西化為實體,然後表現出來才對。這當然是需要技術的,例如即使是擅長創造作曲美感的人,如果沒有具備針對音樂本身作變化的知識,那這份美感就跟沒有一樣。所以,努力學習知識就變成絕對的必備條件。但是比起這點,更不能缺少的是感性的特質。再多的知識,如果沒有感性、或是美感的加持,也不會有好的作品。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是相當有趣的。

         在這樣的表演活動中,不管是自己創作的東西,還是他人創作的東西,最終我都希望能朝向對全員都好的方向去進行,這就是我作事情的方法。有時候多放進一些自己的特色是好的,有時候反而需要抑制自己的特色才是對的,這都必須視時機以及狀況的不同,作出不同的判斷,重要的是要取得平衡。而我一直以來的想法是,即使那是他人創作的作品,一旦那作品變成了自己的東西,就要在那之中加入新的顏色。這樣一來,就能夠發現新的自己。基於發現新的自己這一點,這次單曲中的另一首歌「Tears」,應該可以說……讓我發現了自己比較不一樣的部分。這首歌,剛先把曲寫好,然後再換我來填詞,剛跟我說曲子的意境是「如同熱帶草原般遼闊的世界觀」,「熱帶草原是啥啊?」(笑)。總之……就是那種遼闊的感覺就對了,經過他的解釋,我就寫出了這樣的詞。我想這樣的詞應該跟「Familyひとつになること」是同樣性質的東西吧。只是我也有很多我的堅持就是了,例如歌詞第二段有一小節的歌詞是「為什麼要裝作沒看到地嘲笑呢,為什麼不去嘲笑罪惡呢」,普通這裡大概都會寫成「不要憎恨罪惡」,但我這麼寫是有它的道理的,為什麼要寫「不要嘲笑罪惡」的原因是,笑這個字有嘲笑的意思,也有開心地大笑的意思,基於不同的狀況,它的語意會整個改變,我覺得這很有意思。「Tears」這個歌名也是一樣,眼淚包含了開心的眼淚、悲傷的眼淚、還有悔恨的眼淚等許多不同的眼淚,所以即使是流出的淚,就算是同一個世界,也會因為風景的不同而有完全不同的解讀方式……我想從這個觀點來表現這個世界觀,加上對於毫無自己的主張,盲目順從夥伴,這種隨波逐流的人的諷刺等種種不同的背景因素,寫成了這首詞,還有……第一段的歌詞有寫到「將滿溢的愛化為淚水」,這也是我常常用的把戲,最後則是「將滿溢的淚水化為愛」,將詞彙的順序對調。因為這樣做,歌詞的意義也會完全不同,有時候會覺得愛真的讓人很痛苦,所以會變成眼淚;但有時候喜悅的淚水則會化為愛。而將眼淚化為愛,也有可能是因為悔恨的淚水,所以愛才會隨之而生,當然也會有完全相反的情況。所以聽起來好像都一樣,但一旦開始認真的思考,就會發現其實完全是另一回事……我就是想寫出這樣的歌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oily 的頭像
poily

キンキだけの世界

po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lice
  • 很喜歡他們講製作的故事啊....

    然後從他們兩個分別的敘述中,再次的感受到兩人的截然不同(笑)
    看表面文字有時候會被迷惑....「這兩人很矛盾啊?!」
    但仔細一想卻只是切入角度相異,這種微妙的感覺還真的只有KinKi有吧~

    瓶子san翻譯辛苦了ˇ
  • Maggie
  • 謝謝瓶子的翻譯~~
    不知為什麼, 我看了心頭一陣溫熱,
    這兩個人真的是兩種不同的type,
    小剛的纖細, 光一的理性.
    雖然知道光一今年一整年都很忙碌, 又要顧著創作一張KK單曲, 一定很辛苦,
    但是...謝謝他念著不能讓我們一整年都沒有KK, 還是硬著頭皮做了!
    看了這篇的翻譯...我在聽歌的時候, 更能了解他們想要傳達的世界觀,
    期待拿到CD的那一天啊~~~
  • 芳醬
  • 謝謝瓶子翻譯了這麼長~~~~的一篇專訪!(笑)
    這兩人之間總是能以溝通 而非妥協完成所有的事
    並呈現最棒的結果!
    果然 除了KinKi Kids之外
    沒有人更適合唱這樣的歌曲了
  • 望月
  • 這一本自己也買了也盡了力去讀.....但果然還是很期待瓶子你這裡的翻譯....
    感覺是一篇很坦率的訪問...也能在此看到兩人個性上的不同、表現的方式的不同......
    但正因為這兩人才是KinKi啊....這樣子的感覺非常強烈.......

    謝謝瓶子ww
  • 星:p
  • 真的很謝謝瓶子san的翻譯,
    這讓我能更深層的了解到他們作詞作曲時的想法和顧慮
    我對剛說的"經過彼此的溝通而非妥協"這句話感覺很強烈,
    因為他強調了他們即使意見相歧,也不會因配合對方而妥協但是會經討論了解對方想法後而作出傷雙方都可接受的決定
    看完整篇訪問後 不禁也隨著他們一起思考了起來

    哈哈 抱歉打了這麼多廢話
    真的很謝謝瓶子san的用心,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