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自己真的是被音樂所拯救,所以現在唱著所謂的「活著」,是件有趣的事情。

barf
「你在文章中所寫下的文字裡,我很喜歡『純粹戰士』這個詞。當我接觸到EE san的演奏而想到的是,我想起了20歲前半時的自己,腦裡思考著各式各樣的事情『自己是什麼?到底想作什麼?』的時期。儘管想好好珍惜這份單純,但這樣一來就無法適應社會,到底該如何偽裝自己而活下去呢?曾經如此猶疑不定。」

E
E「真的是這樣子呢。」

barf
「我想那並不是誰都會懂的事情。」

E
E「因為一大半的人,其實都是用頭腦而活,所以如果用心而活,就難以共存於同一個空間,這真的很辛苦呢。基本上所有的一切都會成為商品,但心的感覺不是商品,我只是想要作出那種感覺而已。」

barf
「但以結果而言,還是要跟商品相連結嗎?」

E
E「恩。今年4月我就要滿27歲了,到了這把年紀,我相信我能將我想傳達的事情或是力量,確實地傳達給了解的人知道。觀眾也是一樣。因為這個場
所,是用心成立的地方吧?因為並非如此的場所有很多,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喜歡音樂的理由。音樂人們大家幾乎都是用心在演奏音樂,所以讓人感覺相當的好,能以人的身分去愛,還有得到愛,讓人因為這樣的相遇而感動。然而當突然到了似乎不是這樣的地方時,就會覺得『ㄟ,這是怎麼回事啊?』或是『感覺好辛苦哪。』或是『雖然想的是這個,但為什麼要用這樣的話呢?』不是會有這樣的狀況嗎?但和音樂人們感情變好的時候,真的不會有這種狀況,當誰下次要辦演唱會的時候,『我沒想到什麼宣傳的產品,你覺得什麼比較好啊?』這麼問我,也是很平常地想出一些設計(笑)。一邊吃飯,一邊說『這滿有趣的耶。』像是這樣連繫在一起的感覺,不是很快樂嗎?」

barf
「我寫問章的時候,對文字也相當敏感,就連mail也是,常會因為對方無意間寫下的話語而感到沮喪。」

E
E「真的常常會呢。真的懷抱著『謝謝』的心情在打簡訊的時候,因為沒有時間,所以不是有種手機可以在當你打入『あ』的時候,就幫你打出『謝謝』嗎?然後傳出去後,有時都會覺得,不可以這樣做吧?」

barf
「所以當我在寫mail的內容時,常常都會想很多,如果被誤想成這樣,那就糟了哪,之類的。」

E
E「我懂我懂。我也是,當寫mail給年長的人的時候,真的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在寫,這樣寫的話,會不會反而是讓人討厭的說法啊?像是這樣想了很多,結果為了傳一封信,花了很多時間。」

barf
「自己常常會傾向負面的解釋方法。反對的人會說,這樣寫雜誌還有什麼樂趣呢?但當心告訴你『很棒呢』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是為了這個而作的。所以,語言真的是很重要的存在。」

E
E「真的是呢。總會想,不能再溫柔一點嗎?要是還有餘裕就好了哪。例如,神將10分的溫柔下放到這世間的時候,這10分溫柔的比例應該每天都有所變化吧?在日本,有聚集了十分之三的時候,也有變成0的時候,就算變成0的時候來臨,只要有等待著加1的感覺在那就夠了。當走在街上,紙杯掉在垃圾桶的旁邊,這時如果能把紙杯丟進垃圾桶,那不是美事一樁嗎?但也有卻不會丟進去,或是把紙杯踢倒到一旁的人,真的,只要多用點心,那就不會是麻煩的事情。對媽媽也是如此,雖然很難為情,但只要努力一點,就能夠說出『媽媽一直以來很謝謝你,要好好注意身體喔。』『啊,這是老媽喜歡的花,不過這樣去買好丟臉,還是算了。』就這樣回家其實也很簡單。但如果能再多努力個23釐米,就會『請給我這個,是要送人,請幫我包好。』這樣買了花,『媽媽,這給你。』然後這樣送給媽媽。媽媽收到了兒子所買的禮物,不也會感到很開心嗎?如果我結婚了,然後小孩跟我說『爸,這給你』『什麼麼啊?』『沒什麼,就買來給你。』我一定會很開心的。一旦這麼去想,就能作到很多事情喲,許多的小事情。所以我想好好珍惜有人誠心地跟我說『謝謝』的地方,以及我想表達『謝謝』的地方。以前,朋友問我『作音樂有所謂的主題嗎?』那個時候我不知道是什麼,經過長時間的思考,突然答案出現了,那就是『活著』這件事情。所謂的活著,其中也包括受到拯救的部分,正因為如此,所以一定要心存感謝。趁著活著的時後,我想要多開心一點、多感動一點、然後想唱很多的歌。因為自己真的是被音樂所拯救,所以我想現在唱著所謂『活著』這件事情,是很有趣的。『如果是這句話的話,跟我所想說的東西不會相違背。』現在我一邊尋找這樣的語句,一邊在製作專輯。」


我覺得用心而活的人,他的直覺會漸漸被磨的越來越澄澈。我也是都靠直覺一路走到這裡的呢。

barf
「聽到你現在說的話,我想起了一部名叫『讓愛傳出去』的電影。少年先從自己開始來幫助別人,然後得到幫助的人再繼續去幫其他的人,就這樣,善行不斷地延續下去的故事。」

E
E「這很棒呢~。要是我看的話,或許會哭。」

barf
「雖然少年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過逝了,但結果這個圈圈卻不斷地擴大。」

E
E「雖然很心痛,但真的就像這部電影說的一樣。」

barf
「就像你說的,試著小小地踏出一步。」

E
E「真的是這樣。因為這份心意,而讓自己失去生命的可能性不也很高嗎?現在自己是一個人,不是因為是雜誌採訪才這麼說的,而是雖然沒有女朋友,但也有重要的家人在。但以心情來說『現在,我可以這麼說』很容易會有這種感覺的狀況發生,但那是因為現在我還年輕,可以得意忘形的說出這樣的話,但當自己有了家庭,有了小孩的時候,我還能踏出那一步嗎?那時必定會忐忑不安吧。儘管想要盡力地踏出步伐,但當為了要生活、和保護家人的時候,就不知道了。雖然我覺得,到那時候再來好好考慮就好了(笑)。怎麼說呢,因為我每天都是一邊思考著這樣的事情一邊活著,所以才想要以『活著』作為主題來作音樂。即使改變文字,這也還是主題。」

barf
「正式因為聽了歌,看了書,我才知道原來EE san所要表達的主題就是『活著』啊。任何一個時帶,都有像是音樂家、小說家、導演等表演者,再追求『什麼是人生的意義?』」

E
E「『為什麼我現在會跟這個人聊天呢?為什麼我會在這個時間點上遇到這個人呢?』不是常有這種事情嗎?有人會說『那是巧合』,也有人覺得那是『必然』。我雖然不知道哪邊才是對的,但重要的是自己活著的事,還有受到拯救的事,以及強烈地相信自己的事。因為人生只有一次,儘管很徬徨,但我想沒有任何事情能夠像自己判斷的那樣,我也是一直靠著直覺走到了這裡。就像是能察覺到心中那一丁點兒的情感變化一樣,能夠知道『這個人,今天沒什麼精神哪。』」

barf
「儘管因為這樣而受到傷害的時候也很多,但也有因為這樣高興的時候,所以是有好有壞吧。」

E
E「是啊。因為這種想法,一面掙扎一面辛苦活過來的結果是不會有損失的。這點我可以保證。我有種Jimi Hendrix也是在這樣的處境下演奏的感覺,看他的歌詞也是相當純粹,而看所有的專輯封面也都是帶著一雙寂寞的眼睛。不過我想這也是因為那時代的種族歧視以及許多的事情而造成的吧?但那個人達到那樣的成就,所帶著的卻是焦急、痛苦、以及痛苦。我被這樣的力量所影響,Santana也是如此,Eric Clapton看到Jimi Hendrix之後也有點覺得『我們或許根本就是失職也不一定。』無法勝過有許多經歷的人,不是有這樣的一句話嗎?雖然不是說一定要不幸或是辛苦才是好事,但我在狀況好的時候,是寫不出曲子的。所以常都是在逞強的狀況下作曲。即使朋友對我說『今天一起去吃飯吧』我也會說『今天就不了,抱歉呢』然後自己走路回家,提供自己這樣的狀況。然後回到家後,寫寫詞、彈彈吉他之後,靈感就會源源不絕地跑出來喲。如果是『啊~好開心好開心』這樣回到家,『好想睡哪~來彈一下吉他好了。』這樣就算彈了也總是沒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oily 的頭像
poily

キンキだけの世界

po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nYee
  • 謝謝瓶子的翻譯!!!
    看到這裡...想像著這樣一路走來的剛
    真的又心疼又感動!
    剛是真的覺得被音樂跟愛拯救了
    看到剛說要多踏出一步
    向身邊的人道謝
    剛是真的有這樣做...也帶領其他人
    在夏威夷不是有叫光一去買禮物送母親嗎?!
    覺得這樣的剛很真實
    真的好喜歡這樣的剛!!!

    剛謝謝你!!
    瓶子san也謝謝妳翻出這麼好得文章唷!!

    莫名奇妙留了一大篇?!
  • TAIL
  • 共鳴

    我相信,版主你絕對有真的了解到剛要傳達了什麼,
    「了解的人就了解步了解的人就會覺得為什麼要說的那複雜」
    這句...我懂呢...
    其實不單只是表面的活動,其實有更多的內心想傳達的那份心意
    剛的那份心意從版主的翻譯中透出,
    共鳴...
    不只要感謝剛,也感謝版主的共鳴翻譯...
    讓我也知道,其實不是全部的人都是用腦袋活著的...